色情黄色app

   “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突然就离家出走了,然后我的父亲寻找了她很久也没有消息,从那以后,我的父亲就变的像行尸走肉一般,感觉天空都失去了颜色,也就不再管我了,但是在我的印象当中,我的母亲,并不是一个生命科学方面的专家,她是一个化学家!”

   一旁的裴琰之忽然插话说道,“不过,化学,想要往生命科学去转,也是很容易的!而且,我们在她的研究院里发现了化学元素周期表,她的档案柜不是标注一二三四,而是标注化学元素的,还有很多关于化学方面的书籍,这个对的上!”

   撒兽医点了点头,有些沉重的说道,“也许是她的生活出现了什么变故,使得她突然抛弃了我们,然后消失,并且,她脸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更可怕的是,她现在居然在这么一个地方,秘密的运作着一个非法的实验基地,去用这些年轻人做试验品,甚至用这些年轻人作为商品,再跟一些大富翁,大企业家或者一些有权有势的人在做交换,这一点,让我非常的痛苦,我非常不愿意承认这个人就是我的母亲,但是从目前的证据表示,似乎这个女人就是我的母亲无疑!”

   撒兽医的痛苦,所有人都能感受的到,这么一个正直的人,发现自己的母亲竟然是一个如同恶魔一般的存在,这种打击简直就是毁三观的!

   但是撒兽医还是非常坚强,作为侦探的他,还是要非常认真的来带领大家完成这个案件的调查,就算是死者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撒兽医也不允许有人做地下法官,随意的审判别人的生命,判定一个人的罪行,必须要由法律来说了算!

   “我一直都在死者的房间里,我来说一说,我发现的一些线索。”

   “首先,在死者的白大褂的左侧口袋中,发现了一把单独的钥匙,这把钥匙是用来开套间门的,这就说明了这把钥匙并没有人被人拿走!”

   “而且,那个门也并没有反锁,我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个门只是带上了,并没有锁上,就是下面那个方块的锁舌并没有弹出来。”

   撒兽医非常认真的为大家来还原现场的情况。

   “凶手离开的时候,怕这个门被人直接推开,所以,他在屋内,用一大摞书籍堆起来一座‘书山’,高度就是在门把手下面,所以,外面的人想要进来的时候,你往下按门把手的话,就会被里面的‘书山’给挡住,所以,当时,我们都以为是里面被反锁了,才进不去的!”

   裴琰之也是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

   撒兽医说道,“因为我在其中的一本书上,发现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划痕,这应该是垫在最上面的那本书!”

   校园风田园风艺术摄影的完美写真

   裴琰之首先一脸赞叹的鼓起了掌了,这个发现真的是绝了,撒老师果然不愧是撒老师。

   其他人也是好像刚从撒兽医描述的场景中走出来,一个个跟着惊讶的鼓着掌。

   撒兽医点了点头,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得色,继续说道,“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了门后面有大量的书籍,而这个书籍的第一个作用,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就是用来挡住门,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人是怎么离开的呢?”

   对啊,如果这个人用书把门把手给卡住了,那么他又是怎么离开这间密闭的房间的呢?

   鬼可云一脸疑惑的说道,“密道啊,密道不是可以去到204吗?”

   裴琰之摇了摇头,说道,“密道只可以到204外面的那个房间,这个套件是独立的,从密道是进不去的!”

   撒兽医说道,“周围的墙我检查了,是实心的,地板,应该不可能,而上方,我没有来得及检查,所以,如果有密道的话,我非常怀疑,就是上面有个通风口之类的地方,这个凶手,就是把这些书当成了梯子,从上方逃走了,但是,现在并没有这个证据,所以,我希望等会我们可以找到这个密道!”

   对于撒兽医的这些脑洞,大家都是非常的佩服,有理有据,非常的精彩。

   就连何经理都是一脸欣赏的看着自己的老伙伴,在这个节目里,撒老师跟何老师两人是铁打的营盘,只要有这二位的存在,这个节目就垮不了。

   “关于死者的死因,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应该是死于中毒!”

   “又是中毒?”何经理皱了皱眉头。

   撒兽医叹了口气,说道,“生化学家,死于中毒,死得其所啊!”

   “她脚上的鞋,鞋带并没有解开,但是她的脚已经从鞋里伸出来了,所以,就说明了她肯定是有蹬踹,或者在中毒的过程中,人的抽搐,疼痛,导致她的鞋从脚上脱落!”

   撒兽医说这些话的时候,心中的痛苦难以掩盖,就算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个恶魔一般的人物,但是经过他的分析,自己的母亲可能在死前经受了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痛苦,这让撒兽医根本无法释怀,毕竟那是自己的母亲啊!

   撒兽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在死者桌子一旁的垃圾桶里,我发现了一个带有蓝色结晶状物质的试管,而且在办公桌上有一个小的喷雾器,里面的水也呈现淡蓝色,这个水友一种玫瑰精油的香味,而旁边恰好有一瓶玫瑰精油,不过,我将玫瑰精油倒入另一杯白水中,发现白水并没有变色,说明这个玫瑰精油加入到喷雾器中,是作为正常使用的,但是有人在喷雾器中倒入了蓝色结晶,使得这里面的喷雾带毒了!”

   大家都是一脸认真的看着撒兽医,对于撒兽医的推断也是非常的认同。

   撒兽医看着裴琰之,问道,“你们在一楼的密道里,发现过蓝色的结晶吗?”

   裴琰之和张小帅跟鬼可云对视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

   撒兽医点点头,说道,“等会我们可以继续查,我相信应该有人的空间里,肯定是有蓝色结晶的!”

   “我是个罪人,我罪有应得!这是在死者的脚下发现的,显然这是有人想要伪造一个自杀的现场!”

   裴琰之微微颔首,说道,“因为现场就相当于一个密室了!”

   “此外,还有一则新闻,‘科技创新大会聚集了来自全世界科技界的大咖和商界的投资大佬,在发表交流的过程中,一位生面孔,毫无名气的科学家在台上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这一令人捧腹大笑的话语,人是可以长生不老的!’”

   “而且这则新闻有两张图片,一张是一个中年女子,带着口罩,我怀疑就是死者,还有一张照片,大家可以看到,坐在第一排的这个男人,就是白大神的父亲,白首富!”

   “长生不老,应该是所有人的梦想,尤其是那些有钱人和成功人士最渴望的,可以延长自己的成功,让自己永享这种巅峰的状态!”

   撒兽医一边说着,一边用审视的眼神看着白大神,“所以,我想要说的是,现在坐在这里的这个人,已经换了身子,他将自己的脑子,换到了自己儿子的身体里,他拿着一个老年人才会用的杯子,带着一副只有老年人才会带着的有链子的眼镜,跟我姑妈戴的眼镜一样!”

   裴琰之也是接着说道,“对,其实他身上的红疹就是因为他抽烟了,而白大神的身体是不允许抽烟的,因为他对烟过敏,但是他的脑子是白首富的,白首富有抽烟的习惯,所以,他就忽略了自己现在不能抽烟的事实!”

   撒兽医点了点头,说道,“所以,我怀疑实验出了问题,应该是他没有彻底的完成这个实验!”

   张小帅则是一脸纠结的说道,“我觉得不可能吧,怎么会有父亲会这么做的呢?”

   何经理忽然说道,“应该是出什么问题了,所以才有那条短信,‘为什么跟说好的不一样’,因为甄红是更好的选择!”

   撒兽医也是一脸疑惑的说道,“但是为什么甄红死了,被白大神杀了呢?”

   白大神(白首富)看着这些人在这里猜测自己的身份和动机,不由的露出了一丝诡异的表情。

   撒兽医说道,“最后一个小问题,等会请大家注意一下,死者外面的那间屋子里,床尾的防尘垫上,这一侧还挂着一个穗子,而另一侧的穗子已经掉了,而中间那个方形的有机玻璃也不见了,我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发现,死者的那个套间里,也没有,这个穗子为什么会掉在地上,会不会跟这个案情有关系呢,跟这个密室杀人有什么关系呢!”

   裴琰之被撒兽医的精彩分析给折服了,果然不愧是法律节目的主持人,不愧是这个节目的灵魂之一,找的线索几乎都是发人深省的。

   撒兽医自己进入到了投票间,很快投完了自己的第一票,出来后,环视了一下大家,说道,“各位,让我们去进行第二轮的现场搜证吧!希望这一次,我们还能找到真凶!”

   大家都是斗志昂扬的出发,准备第二次的搜证。

   首先,还是老规矩,搜身。

   撒兽医站在穿着一件白色紧身连衣裙的鬼可云的面前,职业道德和良心一直在左右的摇摆着,他的手放在鬼可云的腰间,但是迟迟不敢摸下去。

   其他人都是一副看戏的表情,一脸促狭的看着撒兽医。

   撒兽医最终,还是没有下手,一脸崩溃的说道,“你自己拍一拍身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发出响动的地方!”

   鬼可云一副得意洋洋的说道,“你自己搜啊!,你来搜我啊!”

   不过鬼可云毕竟一条裙子,也装不了什么东西。

   然后,撒兽医在搜裴琰之的时候,那就一点都不客气了,而且裴琰之身上还真有不少东西。

   一张房卡。

   一把小钥匙。

   一根铅笔和一合铅笔芯。

   铅笔芯?

   所有人都用果然如此的眼神看着裴琰之。

   鬼可云看着一脸诡异笑容的裴琰之,惊叫道,“真的是你啊,还在这里跟我们演戏!嗬,你跟我一起去搜证的时候,演的好真哦,真的好像你是第一次进去!”

   裴琰之也是无奈的说道,“好吧,我承认了,下面密室的一号门,是我打开的!”

   张小帅忽然飚了一句川省方言,“你辣个进去滴吗?”

   裴琰之差点没笑出声来,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真的,因为,我醒来之后,就在一号房里了!”

   何经理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是有人在你的房间里做了手脚,那个蚊香应该就是罪魁祸首!”

   裴琰之认同的点了点头,说道,“我醒了之后,发现门是锁着的,所以,我就在身上翻找,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开门,我就发现了铅笔芯和这个小钥匙,还有这张房卡,我用铅笔芯怼到锁眼里,怼瓷实了之后,门锁里面的那些齿就都抬起来了,然后我用小钥匙插进去,把门就打开了!”

   “但是打开门之后,我就非常的惊讶,因为我看到星儿就在对面!”

   何经理一脸吃惊的问道,“星儿在对面,什么意思?”

   裴琰之说道,“星儿就在对面的房间里关着,于是我就用同样的方法,把星儿也给救了出来,结果出来之后,星儿就带着我跑了出来,回到了我的房间!”

   撒兽医一脸好奇的问道,“你是说,星儿带着你,从密室出来,然后,通过大堂,到了二楼,找到了你的房间!”

   裴琰之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星儿对这个地方这么熟悉,她不是也被关了六年吗?”

   众人都有些沉默了。

   一些疑惑顿时浮现了出来。

   是谁把裴老板带到密室的一号房的?

   为什么裴老板在看到星儿之后,会选择去救她,而不是自己逃跑?

   为什么是星儿带着裴老板跑了出来,而且星儿对整个酒店的构造如此的了解?

   一连串的疑问,让大家的心中有了各自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