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dounai豆奶.cn

   【 .】,精彩免费!

   历阳城,伍云召面色平静,整个密室里,陆青等人纷纷出现在这里,密室之中气氛凝重,大家面色都不好看,白天刘仁贵的举动,让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将自己的私兵送给别人,这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没有私兵,如何能保证自己家族的安全?

   “哼,刘家这是在逼我们,逼我们交出手中的家丁,真是可恶。”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人,忍不住大声吼道。刘仁贵是谁,以前历阳豪族之首,威望很高,现在连这样的人都将自己的家丁、护院送给历阳城,作为守卫之用,自己这些人难道敢反对不成?若是不跟在后面,恐怕岑文本等人会找自己算账。

   “伍将军,有了刘家做榜样,下一个恐怕就是我们家了,这,这如何是好?”又有人出言道,场上的众人也纷纷议论起来,好像是死了爹娘一样。

   “云召,现在该下定决心了,大家都在看着呢!”陆青忍不住说道,这个时候,他已经等不及了,最好立刻就出兵,夺取历阳。

   “好吧!尽快,我们的人马尽快聚集在一起,明天大军人马都会离开历阳,明天晚上,我们就发起进攻,主要目标就是对付府衙。”伍云召终于决定对岑文本等人下手。

   陆青等人听了顿时露出一丝笑容,他等这个消息已经很久了,就是担心伍云召不会同意,现在伍云召终于同意了,也就是意味着明天晚上一过,整个历阳将会落入自己手中,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似乎光宗耀祖的机会已经到了。

   “记住了,此事关系到我们历阳豪族的性命安危,可不能因为一件小事,而将此事泄露出去。”陆青扫了众人一眼,双目中闪烁着冰冷之色,说道:“一旦泄露出去,我们这些历阳豪族共击之,诸位以为呢?”

   “共击之。”众人大声吼道。想到很快就能得到李煜的精盐配方,众人心情更加激动起来,至于以后有什么危险,都不是众人所想的了。

   “向伯玉呢?今天没来?”伍云召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目寒光闪烁,他现在已经将自己当做历阳之主了,以前或许会欣赏向伯玉这个人,但现在不会了,相反,现在对向伯玉还生出了一丝忌惮,能将历阳上下的人串联在一起,相互勾结,这样的人留在历阳,绝对是自己的灾难。

   “应该还在天香楼吧!今天天香楼被刘仁贵给封了,哼哼,好好的生意不做,却做什么皮肉生意,做皮肉生意也就算了,还逼良为娼,刘仁贵新官上任,正愁着无处发火呢?现在好了,平白送了他一个机会。”陆青不屑的说道。他是看不上这个以青楼妓院、赌坊起家的家伙,根本不能与自己等人相比。

   伍云召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逼良为娼的事情在青楼之中,也是经常发生的,这天香楼被封了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看着众人说道:“诸位,只要能保密,我们这次绝对能胜利,否则的话,我伍云召或许能活命,但们就不一定了。”

   小护士mm粉嫩装扮唯美写真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不敢反抗。

   伍云召并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向伯玉是在天香楼中,但并不是看着自己手下的女人,而是和一个年轻读书人坐在一起。

   “没想到历阳第二人岑大人,居然会来这里。”向伯玉看着眼前的岑文本,心中骇人,他知道,岑文本能找到这里,说明自己已经暴露,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也不曾想到,这天香楼内居然有这样的人物。若不是本官派人封了天香楼,恐怕向先生不会出面吧!”岑文本笑呵呵的望着向伯玉,天香楼刚刚被封,他就接到了向伯玉的请帖。所以他就来了,也见到了传说中的向伯玉,一个相貌儒雅的中年人,唯独一双眸子让人看着不舒服。

   “原来长史真的是来找某家的,某家忽然后悔了。”向伯玉看着岑文本说道:“如此说来,向某的一些举动,先生是知道的?甚至可以说,伍云召的一些举动,长史大人也是知道的了?可笑伍云召还自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在长史的掌控之中。”

   岑文本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显得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这更让向伯玉感到一丝不安。

   “相比较伍云召、陆青之流,我更想知道向兄的身份,天香楼闻名天下,向兄为何人办事,这才是最重要的。”岑文本笑眯眯的说道。

   “我家公子是一个商人,不过,他以前的身份是落魄皇族。”向伯玉苦笑道:“因为身份问题,不好出面,所以才让小人出面,长史大人放心,向某入历阳,不过是凑巧而已,陆青是天香楼的大主顾,天香楼的许多女子都是从陆青手上购得,而且,作为天香楼这样的销金之所,每年都会在大兴或者是洛阳举行花魁大赛,向某这次来历阳,就是要邀请陆青这些豪族前往洛阳的。只是没有想到,被绕进来了。”

   向伯玉一阵苦笑,说的话或真或假,但让人听的好像是真的一样。岑文本听了也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反对对方,好像是真的相信了对方一样。

   可越是如此,向伯玉心中更是没有底气,只是他心机深沉,就算心中有鬼,也不会表露出来,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候岑文本的处置。

   “天香楼本身就是藏污纳垢之所,而且向兄的此番举措,燕侯和夫人十分不满,本官也认为,天香楼不适合留在历阳了,向兄认为呢?”岑文本忽然说道:“当然,向兄三天之内不准离开天香楼,三天之后,向先生哪里来,哪里去。文本相信,向先生肯定能够做到的。向先生,说呢?”

   “是,是。”向伯玉一阵愤恨,但还是露出一丝强笑,连连点头,他知道,伍云召也好,陆青也好,是不可能成功的。眼前的这个睿智的年轻人已经掌握了一切,眼前没有发动,就等着伍云召这些人上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