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比软件

   因为方晟与白翎的关系,赵尧尧心里始终有根刺,加上种种因素而远避香港。方晟担心鱼小婷的出现会让白翎伤心,如果也离自己而去,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他的顾虑实在太多了。

   苏兆荣不以为忤,自斟自饮一杯,道:“丫头自己说。”

   鱼小婷道:“第一,我去顺坝跟你没关系,而是奉市委书记的指示;第二,白翎的身手不足以应付顺坝的局面,她杀心不重,不能给对方沉重打击,其实跟流氓地痞有啥客气的,那些人出来混就没指望好下场……”

   想到那天山道间的搏斗,方晟不由点点头。

   “第三,我们目前不能打防御战,而要彻底捣毁对方老巢方能一劳永逸!否则只要你在顺坝一天,老爸在清树一天,就必须置于特警保护下,成天惶惶不安,你说呢?”

   方晟叹道:“我是不想你冒险……顺坝的形势多你一个未必有利,少你一个未必更糟,何必将自己置于险境?”

   “我喜欢打架,这个理由够简单直接吧?”她近于耍赖了。

   方晟苦笑。为什么武艺高强的女孩子都特别喜欢打架?从白翎到叶韵再到鱼小婷都是如此。

   这时苏兆荣才开口道:“老爸是不想丫头去顺坝,不过丫头已经是大丫头,不是曾经含着手指头要糖吃的小丫头,老爸尊重你的决定而且力配合……”

   没等他说完鱼小婷便笑靥如花举起饮料:“多谢老爸,我敬老爸一杯!”

   苏兆荣笑着举杯,父女俩的杯子悬在半空,却不约而同瞟了瞟方晟,方晟赶紧凑趣道:“我也作个陪……”

   小娇妹也有傲人豪乳

   心里暗想女儿敬爸爸,我这个外人作什么陪?真是莫名其妙。

   谈完正事,然后聊起苏兆荣来清树的经过。

   苏兆荣原先在晋西省工作,从副镇长一步步做到县委书记,期间换了几个地方,还算顺风顺水。之后便有些坎坷了,县委书记任上辖内连续两个矿难,市委常委分管交通运输时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任常务副市长偏偏财政局长爆出特大贪污案,好不容易捱到市长位置,市里又发生一起伤亡惨重的矿难!

   “官运不好啊,走到哪儿哪儿出事,”苏兆荣自嘲道,“鱼家和白家再撑腰也没用,官场里拂拂扬扬指责上面带病提拔,晋西是混不下去了,然后千方百计调到清树,谁知上任没几天就发生县委书记王涛遇难的事,运气实在太差了……”

   “打掉顺坝那股恶势力,老爸做省委书记!”鱼小婷打气道。

   苏兆荣感慨地摇摇头,道:“年纪大了,没了动力也没了锐气,唯一的希望是能在你们成长道路上扶一把、送一程啊,来,喝酒!”

   三个人边说边聊,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然后苏兆荣先站起身说有点困了睡会儿,碗碟别忙收,你们难得来清树不妨到处逛逛。说完摇摇晃晃进了卧室。

   方晟有些发呆,鱼小婷拉了他一把,两人便戴着墨镜出门。

   走出宿舍楼院子,方晟才舒了口气,埋怨道:“你搞什么名堂,也不事先透个气,关于我俩的事你爸到底知道多少?”

   “跟自己老爸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承认在江业跟你私下来往。”

   “怎……怎么个私下法?”

   鱼小婷卟哧一笑:“你非得要我把事情说那么透,直截了当告诉老爸两人上床?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心知肚明就行。”

   方晟感觉暴汗:“他……他是什么态度?”

   “刚才我爸说尊重我的决定并力配合,你真以为指去顺坝的事?”

   方晟又暴汗。

   难怪从第一次见面起苏兆荣就格外热情,格外关心,笑容也充满慈祥和宽容,原来……原来竟是岳父对待女婿的态度!

   “这,这这这……不太合适吧,我觉得对那个人……不太公平……”

   鱼小婷自然知道他说的那个人就是白昇,皱眉道:“老爸最讨厌的就是他,别提了,逛街去!”

   两人只走了两条街就心领神会来到一条巷子里的小旅馆,一进房间方晟紧紧搂住她,火热的嘴唇压了上去。她仍象在江业那样一声不吭,不主动迎合,但很配合地让他褪掉衣裤钻入被窝,**依旧冰凉丝滑。一摸下面已泛滥成灾,潮润得不成样子,与她表面冷静的态度判若两人,方晟按捺不住长驱直入,她低低呻吟了半声,指甲深深刺入他背部肌肉……

   “想我吗?”

   她第三次攀至巅峰时他轻声问,她没有吭声,只是双臂将他搂得更紧,感觉身每个毛孔都透出舒畅和快意。

   “到底想不想我?”

   第二个回合中途他再次问,处于迷醉状态的她鼻孔里轻轻“唔”了一声,随即把头埋入他胸前。对于不擅表达情感的她来说,已极为难得。

   连续两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方晟累得直喘气,她却跟刚进房间时没有两样,**如同八爪鱼般死死缠着他。

   “对了,你离开江业那天她正好过来,晚上闻到你的体香。”方晟猛然想起白翎最耿耿于怀的事。

   鱼小婷若有所悟:“噢,怪不得后来去晋西做事她再三试探我,当时我就奇怪哪里有破绽,好灵敏的嗅觉。”

   “你到顺坝后怎么办?”

   “不怎么办,一切正常,”她淡淡说,“我的身份是私家车司机,偶尔陪你进山,偶尔接受别的租车业务,不会泄露身份。”

   “我担心你过去后她更起疑心。”

   “我会尽量避免与她接触,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知道?”

   “如果我俩想那个呢?”

   “哪个?”

   方晟坏笑着在她胸部捏了一把,她淡然道:“你家里有人那个,为啥找我?”

   “因为……”他凑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她的脸顿时羞红不已,双腿用力一夹,方晟痛得连连求饶。

   两人在床上厮磨到傍晚,方晟匆匆冲了个澡然后与六名特警会合赶回顺坝,鱼小婷则多耽搁一晚,周一早上才动身前往。